96669

OA办公登陆

工作感悟

首页  >  新闻中心  >  工作感悟  >  正文

货币不是无情物

2019年08月06日 09:28    作者:沈刚    来源:梅街支行     浏览次数:    责任编辑:潘佳意

钱,一种人类智慧的产物,让人又恨又爱。恨的是总有人在它面前失去底线,走向犯罪深渊,竹林雅士对钱嗤之以鼻,文人墨客对钱置若罔闻。爱的是货币也能成为人类感情的载体,旧时的邮寄工资、后来托人代办的礼金、新时代的转账红包等等,货币也在不同的时代当着不同的感情载体。当然,这样一种特殊的载体,也会在话短情长的父子之间传递着特殊的感情。

相较于母爱,父爱更显得沉重与严肃。才记事时,父亲在村里任职代账会计,他在我面前展现的总是他对账务、对金钱严谨的态度。常见他夹着账簿,拎着一袋重重的硬币回家,那时候的货币币值主要是分币和角币。他仔细地清点袋子里的钱币,然后一笔笔地记账,清点完毕后,封箱上锁,第二天原封不动地带走。他最常说的一句话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是自己的坚决不能要。对我的教育也是如此,偶尔运气好,在路上捡到些零钱,他知道后也会教导我,然后将捡来的钱收上去。这时候,藏在货币里的,是父亲对我正直品行的培养。

随着年龄的增大,我收到压岁红包越来越多,十元面值、二十元面值、五十元面值,再到红色的百元大钞……父亲也慢慢会给我一定的“财务自由”,除去大部分,小部分钱由我自己管理。有了自己的存款,我当然也万分欣喜,崭新的纸币一张张夹在喜欢的书里,时常翻开里面印刷精美的纸币,觉得自己也有了小大人的模样。这时候,藏在货币里的,是父亲对我独立性格的培养。

儿行千里家人忧,牵挂是父母的共同点。后来上大学,远赴异地,在我和妈妈打电话时,一向严肃、很少话语的父亲,也会忍不住过来唠叨几句:在外面上学,要舍得吃,吃饱了肚子才不想家,钱不够我给你打过去。电话这头,我仿佛看到了父亲在柜台将理得整整齐齐的生活费往我卡里汇的情景,父亲汇的是钱,而我收到的却是暖暖的亲情。而这时,藏在货币里的,是父亲对我浓浓的爱意。

也许是巧合,也许是缘分,毕业后,我也从事与父亲类似的工作,整日与钱打交道。尾箱里装着的大量各种面值的人民币,是摆在眼前的最大诱惑。或许是受父亲教育的影响,自己对箱子里的钱也从未有过非分之想,穿上工作装,箱子里面的不单单是印刷精美的人民币,它既是我每天面对的诱惑,更是自己应当承担的责任。

从古时的铸币,到宋代的交子,再到新中国不断更新的五代人民币,货币在世人眼中一直是冷冰冰的支付工具,不掺杂任何感情的身外之物。殊不知,货币也能成为人们感情的载体,本就少言的父亲,将他的爱意寄托在这花花绿绿的货币中。旧时候车马相传,外出务工者用绵薄的薪水养育家人,新时代网银转账,在外游子用红包与家人增进感情。可曾想,货币也非无情之物,时会过,境也迁,变化的是各种形式的货币,不变的是人们通过货币传递的真挚情感。


点击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