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州九华农村商业银行

池州九华农商行,池州人自己的银行

客户服务24小时热线:96669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新闻中心 >> 银海泛舟 >> 正文

读“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有感之“四大关”

2018年07月05日 10:29   作者: 钱莉   来源:站前区支行   浏览次数:   责任编辑:潘佳意

1969年1月不到16岁的习近平作为“黑帮子弟”和同为北京知青的雷平生、雷榕生兄弟前往陕西延川县文安驿镇的梁家河插队落户,这一待就是七年。记得那一天,陕北人民拿来了只有过年才能吃到的最好的菜招待他们,有洋芋、胡萝卜、粉条猪肉等等。

2002年,习近平发表了一篇文章《我是黄土地的儿子》,他在文中回忆:那时一下子从繁华的首都来到黄土高原的山沟里,心理上很不适应。进入眼帘的尽是“穷山僻壤”,我们无法将眼前的情景与革命圣地联系起来。习近平和许多来自北京的知青一样都要经历下乡上山“四大关”,实属不易。

先说说在梁家河后队的窑洞“跳蚤关”,刚从大城市来到最偏远的陕北农村,才几天身上就莫名其妙起了又红又大的肿包,奇痒无比,后来才知道是所谓的“虼蚤”咬的,几位年青人不得不托人从文安驿买了一大包“六六六”药粉撒在炕上但效果不佳,习近平身体是当中身体最好的一个,但反应也特别大,身上的包又红又大,再加上挠破,伤口感染渗脓。为了尽快熬过“跳蚤关”,他们想了很多办法:经常性扫地洒水、进入窑洞前抖动裤筒、在窑洞停留尽量离开地面。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年多,后来大队为知青修造了新窑洞,周围牲畜少了,同时知青们的适应能力也得到了提高,无论跳蚤怎么叮咬,照样一觉睡到天亮。

第二关“饮食关”,在“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一书中北京知青雷平生描述:当时的农村蔬菜很少,基本上以土豆、胡萝卜当家,由于不会保存,烂的、冻的不少,农民吃的菜主要是酸菜,有白菜、胡萝卜、洋柿子等等;由于懒得腌就没得吃,有时就有关系较好的老乡“挖”一碗酸菜来吃,印象最深的是1970年的四五月,正好碰到房东张马有家要将前一年的酸菜倒出来腾出酸菜缸清洗准备秋冬再腌新酸菜。张马有的婆姨给我们拿来了一大盆酸菜,我和近平感谢之后就直接下手起酸菜大叫嚼。20世纪60年代,陕北还流传着这样两句顺口溜:穿得好,走得快,肚子里装些酸白菜--农村的饮食还有个困难就是缺油,1972年年底福建莆田小学教师李庆霖给毛泽东写信反映了一些知青生活上的困难,不久,毛泽东回信李庆霖,并附上300无,“聊补无米之炊”。在1973年下半年延安地区革委会作出决定,对当时仍在生产队劳动的知青每人补助200无人民币,这样窘迫的生活稍微宽裕了一些。

第三关“劳动关”,习近平和几位知青刚到生产队时劳动积极性不是很高。那时候队里一个强壮劳力一天的工分是10分,而知青的工分连一个婆姨都不如。如果早晨不出工,他们就只能挣5.2分,换句话说,他们劳动一天挣的5.2分也就只值5.7分钱。一年工分1200分,就可以保全年粮钱,也就只值十三四元钱,所以在别人整天忙着上山干活时习近平却很随意,再加上年龄是知青中最小的,以至于老百姓对他的印象不是很好,后来经过姨姨、姨父教育,他努力和群众打成一片,一年以后当地老百姓对他也逐渐好起来。习近平在梁家河村不到两年时间内,植树造林、办识字夜校沼气、办铁业社、办磨坊、种烤烟、办代销店,打井、搞河桥治理、打5大块坝地等。晚上累了,夜深了,《静静的顿河》便是习近平睡觉前的精神给粮,它讲述的主题就是热爱土地、歌颂劳动、召唤人性、呼唤和平。那时“文革”正处于“批林批孔”的高潮时期,当时所谓的“社会主义路线教育”就是要以阶级斗争为纲,推行所谓的“大批促大干”“堵不住资本主义的路,就迈不开社会主义的步”。对无所事事的人来说,两年时间很漫长,但若想在两年内做出这么多大事实事,两年时间又实在太短。“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

第四关也是最艰难的“思想关”,同是一拨插队的北京知青王燕生说:近平的父亲习仲勋级别是最高的,在受迫害之前是国务院副总理。我们不难想象近平所处的家庭环境与插队下乡的艰苦生活比起来,会有多大的落差。别人从零开始,可他却要从负开始。党的九大召开的时候,我们几个知青都在窑洞里听收音机,当广播里宣读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名单的时候,近平在特别认真地听。结果名单里面没有出现他的父亲习仲勋的名字。当时他虽然没说什么,但我能感觉到他的情绪是比较失落的。这种困境带来的巨大心理压力是一种精神上的磨难。这对于当时不到20岁的他来说是何种滋味---习近平同志告诉我们一个人想过自己那一关,不仅要去实践也要有精神向往,在生活中找实践,在书籍中找支柱,他喜欢《世界通史》中的人物“锤子阿炳”,他追求《诗经》中的“高山仰山、景行行止”、让他印象最深的还是《战争论》中“慧眼—在茫茫的黑暗中仍能发出内在的微光以照亮真理的智力,以及敢于跟随这种微光前进的勇气”----习近平在政治上积极要求进步,1973年入了团,1974年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他加入中国共产党之前也经历了一个小风波,虽然大家都认为他表现良好,群众积极维护,但当时他的父亲习仲勋仍在洛阳“下放”,公社党委决定还是需要搞个外调比较好。没多久,洛阳方面回了个函,函上说:习仲勋的问题是人民内部矛盾,子女升学、就业不受影响。有了这个函,公社就召开党委会议决定习近平同志入党,并同时担任梁家河大队党支部书记,所以当时他能入党完全是因为他符合共产党员的条件,并且多次写了入党申请书,积极要求进步,他能当村支部书记,因为他任劳任怨能吃苦,群众基础好,大家都拥护他。

22岁那年,习近平离开了梁家河。七年,他同延川县梁家河村民同吃同住同劳动;七年,他贴近黄土地,贴近农民,下决心扎根农村,立志改变梁家河的面貌;七年,他从一个迷茫的十五六岁大男孩成长为一个饱尝人生酸甜苦辣的青年。七年的知青岁月让习近平主席树立了为人民老百姓办实事的理想,坚定了“以人为本”的信念。梁家河的经历是习近平总书记治国理政实践的开端,党的十八大以来,一系列政策都是着眼于解决民生问题,帮助老百姓解决实际困难。

我最喜欢习总书记的一句话:我们走的路,我们自己选择;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穿了才知道。2018年,让我们好好感受中国共产党逗留的第97个年华,我立志随党不忘初心绘制蓝图,共筑农金九华梦!